河南鞏義雙槐樹遺址出土五千年前牙雕蠶 見證絲

  這是河南鞏義雙槐樹遺址出土的牙雕蠶(資料照片)。新華社發(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提供)

  新華社鄭州4月25日電(記者桂娟、李文哲)長6.4厘米,寬不足1厘米,厚0.1厘米,這隻用野豬獠牙雕刻而成的蠶,造型與現代家蠶極為相似。蠶雕背部凸起,頭昂尾翹,呈繃緊的“C”形姿态,仿佛即将吐絲或正在吐絲。

  出土于河南鞏義雙槐樹遺址的牙雕蠶,距今已有5000多年。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近日發布的研究成果表明,它是中國目前發現的時代最早的蠶雕藝術品,對絲綢起源及相關手工業發展等研究意義重大。

  根據蠶的整體造型以及頭昂尾翹的繃緊“C”形姿态,專家推測古人雕刻的是一隻處于吐絲階段的家蠶。

  這是河南鞏義雙槐樹遺址出土的牙雕蠶與現代家蠶的比對圖(資料照片)。新華社發(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提供)

  “識别出是家蠶,并且是吐絲姿态極其重要,這說明它不是古人對于物類的一般表現或單純的寵物性表現。結合附近青台、汪溝遺址發現的仰韶時期絲綢來看,中原地區的古人當時已經掌握了養蠶缫絲技術。”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長顧萬發說。

  在顧萬發看來,牙雕蠶工藝之精巧從古人選材野豬獠牙就可見一斑。獠牙材質基本透明,符合蠶吐絲階段體态透明的特點;而牙雕蠶的一側是牙的原始表面,則是因為吐絲階段的蠶體會發黃。

  這是河南鞏義雙槐樹遺址出土的彩陶(資料照片)。新華社發(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提供)

  地處河洛文化中心區的雙槐樹遺址,是華夏文明發祥地的核心地區之一。2013年以來,經國家文物局批準,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與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中國絲綢博物館、鞏義市文物旅遊局等單位聯合對雙槐樹遺址開展了調查勘探與考古發掘工作。

  雙槐樹遺址已确認總面積117萬多平方米,目前共發掘3500多平方米,發現仰韶文化時期大型環壕3條、公共墓地3處,以及1處大型房址分布區、4處窯址和13處器物豐富或特殊的祭祀坑,出土包括仰韶文化晚期完整的精美彩陶及與絲綢制作工藝相關的骨針、石刀、紡輪等在内的豐富遺物。

  是河南鞏義雙槐樹遺址出土的紡輪(資料照片)。新華社發(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提供)

  “這些發現實證了雙槐樹遺址是一處距今4800年至5300年間的超大型聚落,是目前所知仰韶文化晚期階段的最大中心遺存。”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副研究員汪旭說。

  據了解,雙槐樹遺址考古發掘項目已被納入國家文物局“考古中國”重大研究項目,将繼續為探讨中華文明起源形成,分析多元一體中華民族格局的形成原因、構成要素和發展規律等研究提供更多考古材料。

  4月18日無人機拍攝的陽關烽燧遺址和盛開的桃花。近日,位于甘肅省敦煌市陽關烽燧遺址附近的幾株桃樹花開正豔,給荒涼的戈壁大漠增添了一抹亮色。近日,位于甘肅省敦煌市陽關烽燧遺址附近的幾株桃樹花開正豔,給荒涼的戈壁大漠增添了一抹亮色。

  河南官莊遺址新發現兩周時期鑄銅作坊區,“從制範到澆鑄打磨等多個環節的鑄造遺存該遺址均有出土,包括熔爐和坩埚殘塊、銅渣、陶管、磨石等。考古人員先後在遺址内發現了外壕和南北相連的大城和小城,并在大城中北部發現了兩周時期的鑄銅、制陶、制骨手工業遺存。

  1月18日,記者從省文研所獲悉,在國家文物局主辦的2018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評選中,我省兩項考古項目入圍初評,分别為隆堯柏人城遺址和張家口太子城金代城址。

  新聞熱線:法務部郵箱:中央人民廣播電台節目覆蓋情況反映熱線:

  河南鞏義雙槐樹遺址出土五千年前牙雕蠶 見證絲綢之源,這是河南鞏義雙槐樹遺址出土的牙雕蠶(資料照片)。根據蠶的整體造型以及頭昂尾翹的繃緊“C”形姿态,專家推測古人雕刻的是一隻處于吐絲階段的家蠶。這是河南鞏義雙槐樹遺址出土的牙雕蠶與現代家蠶的比對圖(資料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