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智能零售+産業互聯網”彙通達打造雙向流

  自古以來,中國東南地狹人稠、西北地廣人稀似乎早成常識,但沒有人對這種模糊的認識加以有力的佐證,直到1935年,國立中央大學地理系主任胡煥庸繪出著名的人口分界線胡煥庸線。這條

  自古以來,中國東南地狹人稠、西北地廣人稀似乎早成常識,但沒有人對這種模糊的認識加以有力的佐證,直到1935年,國立中央大學地理系主任胡煥庸繪出著名的人口分界線胡煥庸線。這條北起黑龍江黑河,一路向着西南延伸,直至雲南騰沖的線,把中國分成了兩個世界,可以說,胡煥庸線是中國二元社會的縮影。

  今天,互聯網如火如荼的發展,在某種程度上改變了中國二元格局,發達地區與欠發達地區,城市與農村之間的差距在逐步縮小。尤其是中國農村,在黨和政府鄉村振興戰略的号角下,數字鄉村正在如火如荼的蔓延開來。

  近日,2019中國産業互聯網領袖峰會在上海舉辦,彙通達總裁徐秀賢獲“2019中國産業互聯網十大領軍人物”。他先前曾表示:“未來的商業一定是開放、互通、數據共享的。隻有将産業互聯網與智能零售的兩大齒輪深度融合,深度互通,讓産業更直接的融入終端需求,讓終端消費者能夠全場景、全流程反推産業研發,才是未來商業競争中最高效、最穩固的産業模型。”彙通達在下沉市場的産業互聯網的探索上,始終聚焦“智能零售+産業互聯網”雙輪驅動助力數字鄉村建設,助力傳統農村零售邁進産業互聯網時代。

  零售行業在近十多年來經受了變革式的挑戰,直到2016年10月的阿裡雲栖大會上,馬雲在演講中第一次提出了新零售的概念。互聯網巨頭紛紛開始布局新零售。一時間衆說紛纭,阿裡說,新零售是人貨場的重構;京東則認為,零售的改變其實是背後零售基礎設施的改變;蘇甯積極打造智慧零售新蘇甯,聊商機器人、無人店、智能家居等。互聯網大佬們群雄争霸,說到底,智慧零售的本源還是在産品及供應鍊管理、銷售通路與場景、消費者關系三個方面進行新零售的“三重構”。

  但是,無論電商巨頭的智慧零售願景多麼宏大,落實到鄉村卻很困難,因為他們在鄉村沒有線下實體店。而彙通達正是憑借天網(平台)+地網(會員店)+人網(鐵軍)的結構,使得互聯網的思維與技術可以很好的落實到農村,成為數字鄉村建設的重要力量。彙通達率先在農村市場搭建了T2B2C模式,以技術賦能農村零售終端,進而推動從工廠端到農戶端的全産業鍊數字化升級,服務農村商業數字化,促進農村傳統産業升級。彙通達打通行業上下遊,以鄉鎮店這個産業鍊關鍵節點為核心,向前服務農民消費者,向上服務供應鍊,搭建全産業鍊共生的服務平台及運營模式。

  彙通達副總裁孫超在會上介紹了彙通達在傳統産業和下沉市場打造雙向流程流通産業鍊方面的探索:我們是一家數字化服務型的企業,我們更重要的是不斷去打磨和研究,我們怎麼樣構建一套适合農村商業,适合整個産業通路的數字化系統和數字化算法,包括産業鍊的運營效率和産業機制。”

  彙通達融合互聯網、大數據、雲計算、智能零售等科技手段,構建了端到端的數字化智能服務平台,為鄉鎮零售店及産業鍊上下遊企業提供數字化服務與綜合商業解決方案,這一系列實踐,緊緊跟上了現代社會的整個發展趨勢。

  現代社會正在從消費互聯網時代走向産業互聯網時代,一場全新的進化由此上演,一個針對B端行業的發展新階段悄然來臨。BAT紛紛轉向B端業務,互聯網大佬的選擇,指明了未來發展的方向。馬化騰認為,移動互聯網的上半場已經接近尾聲,下半場的序幕正在拉開,而互聯網的主戰場,正在從消費互聯網向産業互聯網轉移。阿裡巴巴布局阿裡雲,構建基于阿裡雲的生态體系。百度通過ABC賦能平台,開始給B端用戶進行多維全面的賦能。

  彙通達重新定義傳統的經銷商與鄉鎮零售店,以科技為手段,在線上構建一整套産業數字化交易平台,在線下對鄉鎮零售門店進行數字化改造,将智能零售服務與智慧供應鍊完美打通,形成了線上線下相融合的雙向全産業鍊的交易服務平台。

  彙通達針對農村市場以及産業鍊特色,自主設計并研發了一套完全融合傳統線上線下,支持多渠道、多規則、多場景、多終端的,以彙通達商城為核心的智慧供應鍊服務平台,充分滿足了經銷、代銷、分銷、返利等批零業務模式,為上遊品牌商和工廠提供技術服務、數據服務、渠道運營、營銷推廣等增值服務,幫助其提高渠道及市場的經營效率,降低營銷成本。同時,彙通達根據農村市場消費數據與顧客喜好的分析模型,幫助其提升甄選和定制個性化商品的精準度,實現倒置供應鍊生産,提高産業效能。

  其雙向供應鍊服務體系,使得商品和信息下行,數據上行,再反哺供應鍊下行,實現産業互聯網的雙向流通,形成良性循環。

  時代的潮流瞬息萬變,零售領域的變革風起雲湧,把握住風口,真正從市場出發,從消費者出發,才能立于不敗之地。彙通達正是把握住了鄉村振興的風口,真正從農民的實際需求出發,通過“智能零售+産業互聯網”為核心的科技數字化融合,全面打通端到端的産業鍊,實現了從品牌或工廠産品生産到終端消費的全場景互通,深度服務和賦能農村市場,推動下沉市場的數字化和産業提效。